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坐红尘,看烟雨

用淡淡的文字记录远走的时光

 
 
 

日志

 
 

当爱恋注满今生  

2011-11-17 22:4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安德列﹒高兹,法国哲学家,作家。

她,是他的英裔妻子,名叫多莉安。

当清扫女工看到房门上用图钉钉住的单薄的纸条,她知道,男女主人公刻骨铭心的缠绵爱情已经落下最后的帷幕。

字条上字迹寥寥:“告诉警察不要上楼。”

这是一个名叫沃斯弄的村庄。与外面的道路隔开一段距离,是他们居住的雅致楼宇。卧室的床上,他们并排安卧。

他们服药了结了一生,谱写了一曲同生共死的传奇,而他们留给人间的,是永远的真爱往事。

那一年,他八十四,她八十三。

那一天,是2007年9月22日。

床边的小桌上是一些信札。信中他们向友人诀别,并理性而现实地期望他们能一起火化,灰骸合于一处。此处已不需再多文字,因为早在一年前,他就曾写下一篇感人的铭文,并且公开发表,来纪念他们的婚姻。文章大受读者的嘉许和赞美,受欢迎的程度超过他一生思考、创作留下的任何一部作品。

这篇题为《与妻书:真爱往事》的作品,是一位心间载满恩情的丈夫写给羸病中的爱侣的长达七十五页的情书。

他与她,相逢于战后的喧嚣乱世,相互依偎,走过五、六十年代的狂躁岁月,最终一起离开尘世,兑现了彼此用平等的灵魂订立,一生的时光封存的爱的盟约。《与妻书:真爱往事》洋洋洒洒的文字中,最为令人难忘的,莫过于结尾处作者写给自己英国妻子的坦荡无拘而余韵悠长的绵绵情话:

“我们都怕对方先自己而去。那么,期待奇迹发生,如果真有来世,我们依然携手。”

《与妻书:真爱往事》一字一泪,浸染着时光,诉说着这世间最美好的真爱往事。

 

与妻书:真爱往事

(节选)

 

我给你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你的背影:你在拉霍亚海滩上踏着海水漫步。你52岁了,依然充满迷人的魅力。你的这一形象,我最喜欢。

 

一等到你的诊断结果出来、手术日期确定,我们就去你设计的那所房子住了一个星期。这房子真是神奇,里面所有的空间都呈梯形,卧室的窗户正对着窗外一片林子的林梢。

 

第一晚,我们没有睡着,我们都在聆听彼此的呼吸声。后来,一只夜莺开始鸣唱,另一只夜莺也开始在远处遥相应和。我们彼此没有太多的言语。白天,我在院子里挖土,不时地抬头看看卧室的窗户——你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凝望着远方。我知道你肯定是在练习如何驯服死神,以便能够毫无畏惧地同它进行斗争。你沉静之时是如此美丽,如此坚定,令我难以想象你会放弃生命。

 

我放下《新观察家》的工作,开始休假,在医疗中心的病房里陪伴你。第一天晚上,我完整地听完了从敞开的窗户外传进来的舒伯特的《第九交响曲》,它的每一个音符都铭刻在我心里。对于在医疗中心度过的每时每刻,我都记忆犹新。皮埃尔,我们的医生朋友,每天早上都过来了解你的最新情况。他对我说:“你要面临的将是极为紧张的时刻,你会永远记住这一时刻的。”我想知道,肿瘤专家认为你还能活 5年的可能性有多大。皮埃尔告诉了我答案:“ 5%。”

 

你出院后,我们就回家了。你精神极佳,令我激动不已,而且倍感安慰。你从死神手里逃过了一劫,生活又焕发出新的意义和新的价值。在一次宴会上,你见到了一位朋友,他立刻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久久凝视着你的眼睛,对你说:“你已经见过生命的另一边了。”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回答的,也不知道你是否还说了些别的什么。但是,他随即对我说:“那是双怎样的眼睛啊!现在,我明白她对你意味着什么了。”

 

你已经见过“另一边”了,你已经从那个没有谁能够生还的地方回来了。一位英国浪漫主义者曾以一句话来概括它:“生命是唯一的财富。”

 

在你逐渐康复的那几个月里,我下定决心,要在60岁时退休。我开始数着日子算,看离退休还有几周,最后终于可以离开了。我引以为乐的事情就是下厨房做饭,搜寻能够帮助你恢复精力的有机农产品,以及订购医生推荐你服用的特制药物。

 

到了我这个年龄的人,总是会问自己这一生是如何度过的,自己又希望这一生该如何度过。我有一种感受:好像我并没有真正地活过,好像我总是远远地观望着自己的生活,好像我只在一个方面得到了发展,而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却显得那么贫乏。你的生活比我丰富,而且一直都是这样。你在各个方面都那么欣欣向荣、生机蓬勃。你的生活闲适自得,我却总是奔波忙碌,仿佛我们的生活只有在以后才能真正开始。

 

我曾问自己:哪些东西是无关紧要的,我需要放弃,以便将全部身心都倾注到最为重要的事情上去。然后我惊诧地发现,尽管有过20年的合作,但在我离开《新观察家》时,无论是我还是别人,竟不曾感到丝毫的痛苦。我记得自己曾经写过这样的话:到最后,对我而言,只有一件事情是最为重要的,那就是和你在一起。我无法想象,假如你不在人世,我该如何继续写作。你是最为重要的,若没有你,其他一切——无论当你在的时候它显得有多么重要——都将失去意义,变得无足轻重。

 

我们离开都市迁居到乡村,已历时23年。我们先是住在“你的”房子里,那里弥漫着沉思冥想的和谐静谧。而这种和谐静谧我们只享受了3 年。有人开始在附近建造核电站,我们被赶走了。我们又找了另一处房子,很老的房子,冬暖夏凉,有一块很大的场地。那是一个能让你快乐生活的地方。

 

那里只有一块草地,你用树篱和灌木围了一个园子,我在那儿种了200棵树。有那么几年,我们还去旅行了几回,但是无论什么样的交通方式,都难免颠簸劳顿,令你浑身疼痛。蛛网膜炎逐渐迫使你放弃了大多数特别喜欢的活动。你把自己遭受的苦痛掩藏了起来,我们的朋友都觉得你“状态非常好。”你从未停止过鼓励我写作。在我们房子里度过的23年里,我有6本书付梓,还发表了数百篇文章和访谈录。

 

许多客人从世界各地前来造访,我也接受过许多次访谈。我肯定没能坚持按照30年前的那个决定去身体力行:自在安逸地过好眼前的生活,将你我共享的多彩人生作为最重要的事情来关注。现在我重温当初自己做出决定的那一时刻,深感时日催人。我手头不再有任何重要的工作。我再也不想“等以后再好好生活”——如乔治·巴塔耶说的那样。

 

我现在依然很在意你的存在,一如我们的早年岁月。我想让你感受到这一切。你将你整个的生活和你整个的人都献给了我;而我,也期盼能够在剩下的日子里,将我的一切都献给你。

 

真爱就是这么简单,这一生,也许没有大起大落,悲喜交集,但是,我要力求不要你的人生有一丝一毫的孤单和怨言,从那一刻起,到最后生命的结束,一直陪你!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