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坐红尘,看烟雨

用淡淡的文字记录远走的时光

 
 
 

日志

 
 

【引用】简体诗词概论 (下)  

2011-05-06 20:31:26|  分类: 引用博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体诗词概论 (下)

 

洪瑜

 

 

 

4.简体诗词的哲学基础

 

二十世纪对哲学思想有极大影响力的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1889-1976)认为,西方哲学从柏拉图以来都不够了解“存在本身”与“存在之物”的差异。一般人的思维,很容易陷落在一种“非本真状态”,而隐身于“公众意识”之中,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比方说,你问一位在公共场所抽烟的人,“明知抽烟为害大众健康,为甚么还抽?”,他回答说:“因为别人都抽烟”;这就证明他把自己当作“众人”之一,缺乏思考他自己的存在价值与是非观念。现在许多作传统诗的人,明知因循平水韵与陈旧的格律,会造成许多不便而限制诗情的发挥,却不肯思考那些陈腐音律的前因后果去设法跳脱这些枷锁,一直甘愿困守在唐诗宋词的音韵格律之中,也就是陷入这种思维的缘故。

 

从另外一个方向来看,一些缺乏深度的激进人士,所读诗书不多,又不肯去下工夫学习前人留下的文化瑰宝,误以为作诗只要凭一股激情和平白言语就可达到目的,这种肤浅的说法是毫无意义的。这些人,盲目醉心于西洋诗歌的横向移植,而忽略了古典诗歌韵味的纵向传承;一味地标新立异,写一些不中不西的句子,弃传统的一般语法和基本押韵于不顾,甚至把散文拆开来分行书写而自当作诗。他们对这种写法所持的理由是:大家都写不押韵的东西;这也是陷落在公众意识之中而忽略思考创新的结果。

 

简体诗词,为了发扬固有中国韵味的诗歌,也为了让初学者容易入门普及诗教,我们须要避免那种偏执因循“人云亦云”的作风,要运用独立思考,兼采传统和现代白话诗的优点,领悟古今一脉的道理,为而不争,谋求中庸之道的和谐。正如老子所说:“知其白,守其黑”。实现这个愿望的最佳途径就是融合调和古今的诗歌特色,提倡“古风今韵”,尽量发挥古为今用,创造综合性又和谐的诗歌风格。我们要学习古人的优点,但不可因循以往口授心传、全盘照收的教育方式。任何有意义的进步,都必须经过一段“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的努力。这“学问思辨”的工夫,实在是我们汲取传统宝藏推陈出新的必要阶段。同理,白话诗歌容易创作,也是可取的优点值得采取。综上所述,简体诗词的写作,不必局限于任何形式,辞汇可以亦古亦今,写法何妨亦诗亦词,只要能够发挥作者优雅的意境,写出顺畅押韵的句子,就是美好的诗歌。

 

5.写作简体诗词的基本原则

 

提倡简体诗词,它的特点是利用长短句调配节奏,用普通话汉语拼音押韵。把诗词格律简化到最低程度,让初学者都能容易进入诗词之门,推陈出新,使得传统与现代的思维接轨。大致说来,写作简体诗词可以参考下面几个基本原则:

 

(一)写诗首重意境内容

 

感人的诗篇,必定要有美好的意境和韵味,着重要写的是对生命与灵魂的感受,形式尚在其次。但是,既然称为诗,作者的思维必须不同于写散文。诗的“基因”是音韵和节奏,而散文虽也要求好的意境,但是不须讲究音韵节奏。诗与散文,两者并无高下之分,方式不同而已。写诗如造屋,音韵节奏好比梁柱,倘若没有梁柱立基,那房屋终难稳固。写散文可以平铺直叙如同口语,有时使用长句,写诗则必须精炼字句调配音韵,取法短句为佳。

 

(二)诗歌要有节奏韵味

 

写诗要求有韵味和节奏,就不能没有技法。押韵的不一定都是好诗,但是好诗绝大多数都是押韵的。写诗是一种智慧艺术,正如任何艺术,无法一蹴而就,真正的进步不是偶然的,一切需靠不断的“修”“养”工夫而得来。中国文字属于单音语系,一字一音,我们要发挥中国诗词的韵味,首先就要能驾驭中国文字的语音特色。千余年前老祖先留给我们的平仄法,就是一个不二法门。近年来,有些朋友由翻译西洋诗转而写白话诗,思维上比较接近西洋诗歌的写法。须知西洋语文多属复音系,很多一字数音,例如用韵的英诗,因为句子长,不得已要把句子分行,押韵常出现在行尾而非句尾,这是他们的文字特性。不懂此理的一些中国现代诗人,为求新奇,竟然故意把好好的诗歌句子莫名其妙地“腰斩”,无端分行,故弄玄虚,反搞得诗意不连贯,令人叹惜不知所云。其实,只要花几分钟的时间,学会分辨平仄,然后反复练习,利用普通话押韵,是很容易的事情。为学平仄,耐心下一点工夫,将来受用无穷,这点“投资”是很值得的。利用平仄来押韵,用韵可以有疏有密,可押平声也可押仄声韵。即使是口语化的自由诗,也须要押韵。诗句要让人容易反复吟诵,不宜太长。传统诗词曲的名句,很少超过九个字的。可惜目前劣诗太多,缺乏音韵节奏是这些劣诗的致命伤。试问现代人写的白话诗,让人像古典诗歌那样背诵出来的能有几首?

 

(三)不必拘泥于任何特定格式

 

任何艺术在形式上求新求变,原是人类的本能。诗歌的各种形体没有必要统一,但也毫无必要为了维持特定的形式而各自坚立门户划清界限。譬如唐人为了推行“近体诗”而故意与古体诗划分界限,结果徒然给后人制造了一些混淆不清的观念,事实上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古典诗词中的格律,有些是由音韵规律演变出来的(如五七言绝句),这还可以算是合乎语音科学原则。另外有些格律是由于某些人武断定下的,是不科学的。成因也许不同,但格律是初学者的绊脚石,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格律有令人可畏的地方,也有可取之处,不可一概而论。只可惜,一些白话诗的作者,不辨其中好坏,竟然把节奏格律完全抛弃,这种矫枉过正的作法,也造成今日白话自由诗的乱源。白话诗放弃了韵律的美质,换来的竟是空洞的自由,结果是既丢失了传统,捡来些别人的糟粕,得不偿失。

 

简体诗词不必拘泥于任何的特定形式。一首诗词的格式,可以根据它的内容而变化。只要能用优雅的词句和韵味来表达美好的意境,传统诗词曲和白话诗的风格,都可以包容在简体诗词的范畴之内,古今同体,不分彼此。我们要尽量放宽格律,但却不能完全放弃音韵和节奏规则。我们不以出律为标榜,但也不主张因为不遵从旧律就可以随便乱写。诗歌应有音韵节奏,所以简体诗词也要符合一些最基本的音韵原理。因为有基本原则可以遵循,所以并非单纯的“破律”。我们着重典雅的韵味,虽然没有严格的形式规定,但也要尽可能留意平仄的调和,因之可以视为“不依循旧诗词曲谱但是有古典韵味的诗歌”。

 

(四)最低限度的音律规则

 

任何文明的进步,一方面需要靠文化传承,也同时需要吸取新的和外来的思想。任何艺术文化,如果偏执于固有形态而不知变通,只有加速其被历史洪流淘汰的命运。当代人的生活情调,已经与古人大不一样。所以,如何“不以新废古”,却同时又要“推陈出新”,注入现在日新月异的思想和生活品质,是一重要关键。简体诗词强调在使用现代语言的时候,要注意维持传统的意境和风格,不要因受外来文学的影响,而失去古典中华诗歌的韵味。自然,同时也要记取以往因为偏执于“诗必盛唐”的观念而导致传统诗风渐趋没落的教训,努力寻求现代读者的共鸣。诗是写给当代人看的,就要运用当代的语汇,才能和当代人的感性相呼应。

 

简体诗词应力求写作方便,摆脱陈旧思想和形式的束缚,减少因声因律而害义的困扰,如此才能够更容易地发挥新的思维方式。为了这个原因,简体诗词风格中的一大特点,就是允许利用长短句(不排除字句整齐的古风),并且把音律的规则简化到最低限度。欲达到这最低限度的办法有三︰一是普通话押韵,二是舍弃旧有的诗韵词谱曲牌,三是相间调配平仄音节(例如利用二字音节法则)。除此之外,简体诗词没有任何硬性的音律规定。我们要鼓励作者在这些原则下,自由发挥,自定曲调(或称自度曲),而达到音韵与文字的和谐。从此不必再依赖词谱曲牌去“填写”诗歌,玩那些有限制性的“凑字游戏”了。所以,简体诗词可算是“应用最方便的押韵法及最简单的节奏规律,融合古今韵味的诗歌”。

 

6.展现简体诗词的风格

 

诗歌一如绘画艺术,有三个境界:具象、抽象、造象。开始时期的学习,只是看到一般具象而已,难见品味。一定要经过思考和明辨,才能作有效的选择,撷取精华,更上层楼,这就是抽象的工夫。经历过这些磨练阶段,才有能力攀登高峰,创新思维,而到达造象的高超境界。我国诗歌历史上不乏一些这样的前例。比如北宋末期的大词人周邦彦,他最善融化前人的诗句,如同自出。他的词篇里,有三十句出于李白,一百多句出于杜甫,还有很多佳句出于苏东坡、王安石、欧阳修等人,这是极为成功的“点化”工夫。唯其如此,才能融合古今。这就是推陈出新的精神,也就是简体诗词要学习的风格。今人如能学到一些古人写作诗词的点化窍门,发掘前人的宝藏,古典诗词就可以整批整批地学和写,不再是那种陈旧的点点滴滴犹如削足适履般的做法,唯其如此,才有希望让传统与现代诗歌真正的结合。这就是“授之以渔”和“授之以鱼”的差别;科学的精神,是要教人渔业的技术,而不是给人一条鱼或者教人一条一条地去钓鱼。有朝一日,到了现代人都能够独立创作古风今韵诗歌的时候,每一首新写的诗词都可以成为一个新创的曲调,每一首诗歌都有资格被视为一个词牌,这才能跳出了前人词谱曲牌的桎梏,也就不用再费劲花时间去研读什么过气的钦定词谱了。

 

学习任何体裁的诗歌,除了掌握其中基本的技法之外,还需要展现其特殊的风格。简体诗词追求的技法是善用古典与语体诗歌的特色,来表达现代人的情怀,同时展现优雅音韵节奏的风格。昔者徽班进京,成功地融合地方戏剧与昆曲,衍化出后来的京剧,流传广远。徐悲鸿先生画马,因为能够结合中西画法技巧,遂成为独树一帜的名家。简体诗词要标榜的就是这种风格与精神。崇尚古风而不泥古,追随现代而不盲从。摆脱了旧的格律枷锁,作者有了充分的自由度,可以运用自己的思考和想像力,创造出更新的风格。历史上能够独领风骚的诗人词家,都是凭着这种创作精神从众多的守旧群中脱颖而出。前面我们看到李白、白居易、李叔同的诗词:李白天纵奇才,他的诗风飘逸也许不易捉摸,但是白居易的诗词优雅朴实、平易近人,李叔同的诗歌脱俗无尘、天心月圆,他们的风格是很值得现代的简体诗词作者去揣摩和效法的。

 

7.结论

 

提倡简体诗词的主要愿望,是要帮助对诗歌有兴趣的初学朋友,如何容易地去欣赏和创作有中国古典韵味的诗歌。要想振兴当前的诗风,传统诗词和白话诗都必须在音韵和格律上作些修正。在音韵方面,通过统一普通话发音的方便,消除方言及古音的隔阂,让所有的诗人都可以方便地检字押韵。从此以后,作诗不必再翻查特定的韵书,只要会念字,会用普通的字典就够了。让初学诗歌的朋友们,不要再视押韵为畏途,无论写传统诗词或者白话诗,都可以对音韵作适当的调配,声调铿锵、顺吻悦耳。诗歌形式方面,我们主张尽量简化唐诗宋词元曲的严谨格律,提倡追随唐前古风和适合现代情操的雅正诗词。希望原来习惯传统诗和白话诗的作者们,都能通过简体诗词的写作而共享相同的诗歌语言,建立起血脉相通的词汇和理念,使得目前形态不同的诗歌体裁,融合交流,来共同整合中华诗歌的音韵节奏和风格。由此,也能为下一代的诗人们营造更好的创作环境,方便写诗。让优雅的诗风得以发扬光大,有韵味的诗词再度引起大众的共鸣,为后世的中国文坛留下更多不朽的美丽诗篇。

 

 

[后记]本文原载于在下主编之“简体诗词雅集 - 古风新韵凝诗香”一书(2009年出版,九州出版社发行),此文曾将部分用词稍作修改,原意不变。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